日本新年最大的羞辱 一个最著名的嫌犯这样逃跑了

日本新年最大的羞辱 一个最著名的嫌犯这样逃跑了

  原标题:日本新年最大的羞辱,!

  来源:牛弹琴


  007电影,或许也就这样了。

  对日本来说,2020年这个新年,是在羞辱中度过的。一个被监视居住的最著名嫌犯,神不知鬼不觉从东京消失了,随后出现在了遥远的黎巴嫩。

  媒体惊呼:这是对日本出入境的最大蔑视。

  首相府据说也是一片慌乱,对雄心勃勃的安倍来说,这个新年“最大惊喜”,真是当头一棒。

  可以肯定的,接下来将是日本的全方面整肃,一长列的日本官员将被问责,甚至可能失去公职。

  缔造这个新传奇的,就是戈恩。汽车大亨戈恩。

  65岁的戈恩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人物,出生在巴西,但父母都是黎巴嫩人,在法国上完大学,在美国旅居多年,他掌握多门语言,拥有巴西、黎巴嫩和法国三国国籍。

  他24岁进入米其林公司,精明的头脑,杀伐决断的魄力,使他赢得“成本杀手”的美名。

  1996年,他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,三年后,他作出豪赌,进军日本,接下扭转日产困境的使命,当时他下令作出一连串“牺牲”,关闭了5家日产工厂,裁减了两万名日本工人,但也将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,成为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。

  10多年前在底特律车展,我曾数次见过戈恩,确实有一股霸气。戈恩也不讳言自己的铁腕作风。他曾经说:为了股东大会,我练习30度、60度鞠躬,但我到那儿只有一个理由,就是整顿这家公司(日产)。

  但霸道总裁的作风,尤其一个外国人对日本人颐指气使,可想而知日本社会对戈恩的态度。

  矛盾在2018年彻底激化。

  当年11月19日,日本检方闯进戈恩的私人飞机,以他隐瞒收入报酬、挪用资金等为由,将戈恩投入看守所。

  但在戈恩看来,所有这些指控,都是一派胡言,根本原因是日产高层的阴谋。他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曾说:这是陷阱吗?是阴谋吗?情况很明显:这是一段关于背叛的故事。

  现实是残酷的,这个曾身兼雷诺、日产、三菱三家汽车企业的超级CEO,就此从云端跌到了谷底。

  在看守所度过100多天人生最黯淡的时光后,在各方呼吁下,戈恩才最终以15亿日元交保,回到自己东京的豪宅。

  但他的人生已经彻底改变。他的CEO职务,遭到了罢免;他苦心缔造的商业帝国,已落入他人之手。

  他的一举一动受到严密监控。他的三本护照都被没收,他甚至都不允许和妻子见面和通电话,在他的住所里,警方也安装有监视的探头。

  他被困在了日本,插翅难逃,他好像也接受了命运。他曾公开说,他不会离开日本,他要在日本法庭自辩清白。

  下一次开庭,定在2020年的4月,预计他将会被判10年左右徒刑。


  人们很快发现,所有这些,不过是戈恩的迷魂大计。

  时间很快就到了2019年年底,一只海外乐队出现在了戈恩的豪宅。他们是请来进行新年家庭表演的,苦闷的戈恩需要些新年欢乐,这也算是人之常情,也得到了日本警方的批准。

  但事实上,按照媒体的披露,这些人是一个准军事组织,成员很多是前特战队员,他们此行来到日本,就是为了救走戈恩。

  戈恩毕竟是一个大活人,要在警方眼皮底下被带走,谈何容易?

  一切似乎也很正常,乐队表演很快结束,几个乐队成员带上大提琴等乐器,从戈恩的豪宅离开。

  警方监控着一切。来时是几个人,走的时候还是几个人;来时是几件乐器,走时还是那几件乐器。

  最大的秘密,就藏在大提琴盒子里。

  戈恩身高1米7,身子缩一下,正好可藏身在大提琴盒子里。就这样,神不知鬼不觉,这些前特战队员,就在日本警察的眼皮底下,带着盒子里的戈恩离开了东京豪宅。


 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,一旦警方发现异常,不仅仅戈恩不可能金蝉脱壳,还会被罪上加罪;这些海外乐手,也将因触犯刑法被投入监狱。

  下一步,则是争分夺秒。

  营救戈恩的小队,立刻驱车直奔机场,没有选择很近的东京机场,而是去了600公里外的大阪关西机场。在那里,戈恩利用一本伪造护照,骗过边境人员,顺利登上一架私人飞机,飞机迅速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。

  这中间,可以说惊心动魄。

  毕竟,从东京到大阪关西机场,路途遥远,中途一刻不休息,至少也要6个钟头。

  这需要时间上的精准把控。飞机12月29日晚上11点起飞,那戈恩必须下午四点就从东京家中逃出。考虑到飞机和铁路都有各种安检,多一个探头就多一份凶险,最安全的行程就是驾车,这些前特战队员需要多次踩点。

  私人飞机也要过安检和海关,但在关西机场,没有戈恩的出镜纪录,那很可能,戈恩不仅用了假护照,还进行了化妆。

  一个著名嫌犯都可以堂皇出境,也暴露出以精细化管理著称的日本,存在的巨大安全漏洞。


  在伊斯坦布尔,戈恩的第二任妻子卡萝尔在等待着他,她也被认为是策划这起逃亡的核心人物。夫妇两人随即又搭乘一架较小的私人飞机机,飞往黎巴嫩贝鲁特。

  戈恩是黎巴嫩人,他也一直被黎巴嫩上下视为英雄。2018年戈恩被日本检方逮捕后,很多黎巴嫩人高举着“我们都是戈恩”的标语,抗议日本执法有不良动机。

  由此,这个日本最著名的嫌犯,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从日本逃走了。但日本方面还蒙在鼓里。

  12月31日,戈恩通过在纽约的代理人发布声明,确认已抵达贝鲁特。他解释自己并非逃避法律制裁,而是“逃离日本的司法不公及政治迫害”。

  接下来,肯定是各种控诉,一个大佬与日本的激烈国际舆论战。


  直到这时,日本这才发现,戈恩真跑了。

  全国哗然,新年喜庆瞬间变成了新年羞辱。

  监控的警方干什么吃了?

  关西机场是怎么搞的?

  私人飞机和护照又是哪里弄来的?

  一个又一个问题,抽打在日本政府的脸上。

  安倍的这个新年,过得有点灰头土脸。别忘了,今年还有东京奥运会,这样的漏洞,也让日本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日本驻黎巴嫩大使。大使当天正在一个Party上,很高兴。但突然间有人告诉他,戈恩跑了,而且跑到了黎巴嫩。大使脸色大变,几分钟内一言不发,然后恼怒地拂袖而去……


  但复盘整个行动,这次堪比好莱坞大片的逃亡,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精心策划,背后一定有高人。

  1,大提琴是最关键的营救器具,这肯定是反复推销后的选择。

  2,由此,特意策划了乐队上门表演,并取得了警方的同意。

  3,乐手其实一些前特工,也是考虑到行动高度机密紧张,非一般人能够完成。

  4,时间上,特意选择了新年前夕,也容易获得警方批准。

  5,选择新年前夕,也是看中了节日气氛,各方面的管理会有所松懈。

  6,接走戈恩后,迅速去大阪关西机场,而不是盘查更加严密的东京机场,这肯定经过了踩点。

  7,为尽可能避开安检和探头,他们不坐飞机和火车,而是驱车600公里,狂奔至大阪。

  8,事先准备好假护照,不排除戈恩还进行了伪装。

  9,准备好私人飞机,避免普通民航飞机的拖沓等各种可能变故。

  10,最终抵达黎巴嫩发表声明,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,戈恩就此逃出生天。

  整个过程中,这些特工肯定多次到日本踩点,但日本方面浑然不觉;即使戈恩已经逃离了日本,他们还被蒙在鼓里。

  不得不说,真的猛人,从来不会束手就擒。

  对日本来说,这个新年的大礼,真有点苦涩。

  这个故事,100%会被拍成好莱坞电影,对日本来说,又意味着是一次新的羞辱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责任编辑:范斯腾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cloudmine.com